資訊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金融資訊

銀保監會:加速傳導“寬信用” 解決信貸難題

發布時間:2018/8/21 15:07:36 點擊數:


        8月18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做好信貸工作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質效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相較一周前發布的“加強監管引領 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水平”,《通知》更加詳細闡述了對金融機構的要求。

     “總體來看,《通知》基本涵蓋了近段時間市場中提及的相關信貸難題!苯煌ㄣy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武雯表示,從銀保監會近期發布的數據來看,7月份新增貸款中基建和小微貸款占比近半,反映了以定向結構性調整為主的信貸政策已見成效,后續監管政策將進一步從提升銀行風險偏好以及加大低風險資產供給兩方面同步推進引導力度將持續加強。

       而在降低實體融資成本的導向下,后續貸款利率上升的空間將進一步擠壓,而同業負債成本的下行對息差企穩能起到緩沖作用,預計下階段銀行利潤驅動力將進一步實現量價切換,以量補價成為下階段銀行運營的主要策略。此外,財政刺激也有望帶動銀行資產增速的企穩回升。


加大力度支持實體經濟融資

       去年以來,金融領域有力落實強監管政策,對于防控金融風險發揮了積極作用,結構性穩杠桿也取得了比較好的效果,尤其是企業部門的杠桿率得到明顯改善。但同時,嚴監管造成原來通過“影子銀行”融資的主體無法再獲得銀行信貸支持,信用偏緊有所體現,內外壓力下,實體信用風險有所上升,金融機構也開始審慎選擇貸款主體。

       在上述因素影響下,委托貸款、信托貸款和票據融資下降比較明顯,導致今年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有所下降,同比少增兩萬億元,下降幅度18%。2018年1至6月,通過委托貸款、信托貸款、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三類非標資產進行的表外融資同比少增合計3.74萬億元。

       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表示,《通知》是對前段時間銀行業、保險業服務實體經濟一些措施的總結和深化,既強調增加增量又強調盤活存量,既強調擴大內需又強調穩定外需,既強調服務企業又強調服務個人,是“寬信用”政策的具體體現。

       具體來看,《通知》從滿足實體經濟融資需求的領域,強調要有所為、有所不為。有所為主要針對例如小微、“三農”、基礎設施投資、消費信貸、進出口企業跨市場金融服務需求等方面仍要一以貫之、多加支持;有所不為,重點強調不能盲目抽貸,從行政的角度要求銀行合理提高風險偏好!袄,從方式方法上,監管強調要合理確定考核指標,避免某些特定時間節點上引發企業資金緊張。對一些暫時困難但資質較好的企業,尤其是小微、 ‘三農’、民營企業、基礎設施項目領域在符合標準和條件的情況下,可以滿足其后續融資需求,避免資金斷供!蔽漩┍硎。

       一位地方監管人士也表示,當下對金融機構支持小微企業非常重視,不僅政策多方引導,還鼓勵銀行妥善開展“無還本續貸”的工作。


強調風險管控與底線思維

       除了對實體經濟融資需求給予支持外,《通知》從風險管控的領域,再次強調加大不良處置力度,加快推動“僵尸企業”出清的要求不變。并從另一層面強調監管只是鼓勵合理的“無還本續貸”,并不代表銀行業金融機構可以借此隱瞞不良貸款。同時,強調要盤活存量資產,騰挪信貸空間,提高資金使用效率等,鼓勵推動已簽約的市場化債轉股項目盡快落地。

       此外,《通知》還從提升內部體制機制的角度,強調銀行業金融機構進一步規范經營行為,嚴禁附加不合理貸款條件,減輕企業貸款負擔。同時,從深化改革、提升信貸審批及服務效率的角度,加強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建設。

       值得關注的是,《通知》要求,在不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前提下,加大對資本金到位、運作規范的基礎設施補短板項目的信貸投放。這也回應了此前外界所關注的,“寬信用是否會再度刺激地方隱形債務增長!

       對于近期政策的影響,華創證券研報《從“寬貨幣”到“寬信用”的四次路徑演繹》認為,從歷史經驗看,經濟下行階段,“寬貨幣”總是先行,但過去三次“寬貨幣”向“寬信用”的傳導周期逐漸拉長。本輪擴大內需是短期內首要目標,尤其在中美經貿摩擦不確定因素的沖擊下,“穩增長”將走到“去杠桿”之前,擴大內需將是未來半年至一年中國經濟穩定發展的首要支撐,但受制于不能再加的居民和企業杠桿以及遏制房價上漲的政策約束,本輪周期政府對房地產的調控政策只能趨嚴而不會放松。因此,最終的重任就落到了基建上。


重點關注商業銀行潛在風險

       不過武雯也提醒,2018年下半年,內外需求的同步放緩可能為經濟增長帶來一定壓力,尤其是去杠桿、限錯配、去通道等強監管措施仍有一定的持續性影響,部分潛在風險可能對商業銀行資產質量形成挑戰需加以關注。

       在她看來,首先,債券違約增加可能引起的風險傳導需要警惕。2018年以來,“影子銀行”等非信貸融資渠道持續收緊,表內承接表外融資需求壓力不斷增加,資金面整體趨緊,企業層面的資金相對緊張,債券違約規模有所上升。未來一段時間,如果信用債違約數量繼續上行,可能對商業銀行的資產質量產生負面影響。

       其次,融資渠道持續全面從緊,部分房企可能會面臨較大的資金壓力。從償債周期看,今年房企債務到期的規模較大。而隨著傳統融資渠道收窄,發債、非標、股權融資以及境外發債等融資渠道也均面臨較大限制,房地產行業作為資金密集型行業也會受到較大影響。同時,融資成本上行以及房地產調控政策的延續,也進一步增加了房地產企業的資金周轉壓力。在房企再融資受到較大約束的情況下,負債水平較高、對外部融資依賴度較大的中小型房企需要警惕面臨的風險。

       再次,地方政府平臺公司債務風險需加以關注。2018年,地方政府債務管理持續增強,平臺公司融資環境趨緊,信政類業務信用風險有所增加,金融機構對信政類業務的管理也更趨審慎。對于部分政府層級較低、財政狀況較弱、債務負擔較重地區的平臺公司而言,信用風險仍將逐步顯現。



摘自《金融時報》
作者:張末冬


河南22选5大星彩票网